• <xmp id="swwuw">
    <li id="swwuw"><noscript id="swwuw"></noscript></li><blockquote id="swwuw"></blockquote>
    <tt id="swwuw"><center id="swwuw"></center></tt>
  • <td id="swwuw"><center id="swwuw"></center></td>
  • 龐清 & 佟健 | 冰雪情未斷 追夢向未來

    兩位花樣滑冰雙人滑世界冠軍退役后的人生,因為2022 年北京冬奧會的成功申辦而轉變了方向。他們離開了賽場,卻從未離開冰場,他們帶著專業的運動技能和國際化視野,慢慢摸索出了一條圍繞著冰雪運動展開的創業之路,為中國冰雪運動培育明日之子,也默默引導中國的冰上文化演出走向產業化。

    龐清 & 佟健 | 冰雪情未斷 追夢向未來

    龐清 & 佟健

    退役

    2015 年7 月31 日,龐清和佟健在日本進行冰上演出。當天晚上,2022 年奧運會主辦國公布了,聽到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念出“北京”的瞬間,兩位剛剛退役的花樣滑冰運動員熱淚盈眶,就想回來為北京冬奧會做些什么。

    其實,龐清和佟健最早的退役計劃是先做冰上演出。2006 年兩人就有了退役的打算,他倆從2003 年開始職業化發展,不同于以奧運會為代表的競技比賽,職業賽事講究市場收益,假如一年完成60 場冰上演出,收入是非常高的。對運動員來說,競技體育很苦,也掙不到多少錢,收獲的主要是榮譽;職業化那條路輕松多了,收入也豐厚。但是,龐清和佟健相信,人不能只有物質追求,還有精神追求。那幾年,他倆一直“雙跨”,每年4 月到7 月在國外演出,8 月到第二年3 月回到國家隊訓練,代表中國參加競技比賽。

    2010 年,龐清和佟健又想退役,他們已經是兩屆世錦賽冠軍、冬奧會亞軍,年齡已過三十,沒有多少上升空間了。然而,當時正逢中國花樣滑冰雙人滑項目青黃不接的時期,申雪和趙宏博已經退役,隊里都是90 后,國家隊需要兩位經驗豐富的運動員帶著年輕人去國際大賽上歷練,同時為中國爭取更多參賽名額。直到2015 年,隨著年輕運動員們的成績逐步提高和穩定,龐清和佟健終于在3 月舉行的都靈花樣滑冰世錦賽之后退役了。

    退役不到半年,北京2022 年冬奧會申辦成功了,龐清和佟健的計劃也隨之改變了—要為冰雪運動做點事。兩人的運動生涯非常特殊,他們一度在夾縫中生存,被耽誤了好幾年。這段經歷讓他們更加具有犧牲精神,更想回饋國家。但是,萬事開頭難,他倆想做事,怎么做不知道,從哪兒開始也不知道。

    龐清 & 佟健 | 冰雪情未斷 追夢向未來

    龐清 & 佟健

    啟程

    龐清和佟健一度想過創立一個體育服裝品牌,為專業運動員定制比賽服裝。曾經,國際上流傳著這么一句話:中國的花樣滑冰運動員是一流的技術,二流的編排,三流的演出,四流的服裝。于是,龐清和佟健想做出一流的比賽服裝,讓所有中國運動員穿上以后精氣神兒倍增。但是從何開始呢,從小就在訓練場上長大的兩個人發現—先要接觸社會。

    當時兩人剛剛退役,很多冰雪運動愛好者對他倆非常不舍,于是他倆想給大家辦一場見面會,一來回饋冰迷,同時也是一個非常好的接觸社會的機會。龐清和佟健把這場見面會做成了花樣滑冰公益課,簽名照相之后,大部分的時間用來教授花樣滑冰的基本知識和動作技巧,一堂課下來,非常受歡迎。一看大家這么喜歡,他倆決定繼續做下去,一個月做一次,用自己的時間給冰場做導流,換取冰場提供的免費的冰場和冰鞋。

    佟健記得,花樣滑冰公益課的報名人數最高達到了三四千,但他們每場最多也只能承接100 人,因為首先要保證安全。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帶著花樣滑冰公益課從北京到長三角、珠三角等地區,到現在已經持續了六七年,目的也從最開始的“和冰迷們見面”變成了“讓大家了解花樣滑冰這項運動,感受到它的樂趣,推動越來越多的人參與進來”。在這個過程中,他倆和團隊都不輕松,好在反饋很不錯,各地的冰迷熱情呼喚他們的到來。

    看到花樣滑冰公益課的成功,龐清和佟健有了信心,又做了一個花樣滑冰專業新媒體“愛滑冰”,在這里能看到最新的國際賽事資訊。他們也清楚地意識到,很多人還不了解花樣滑冰,想要推廣這項運動,必須有一個線下實體平臺。

    龐清 & 佟健 | 冰雪情未斷 追夢向未來

    龐清 & 佟健

    萌芽

    2016 年,龐清和佟健在北京創辦了花樣滑冰俱樂部,也做出了第一部中國人自己編、導、演的冰上舞劇《愛麗絲夢游仙境》。

    “雙跨”的那幾年,他倆在國外參加冰上演出的時候,人氣非常高,一出場就聽到觀眾的歡呼。他倆夢想著,有一天讓中國的老百姓也能觀看美倫美奐的冰上演出?;踊\動在很多國家擁有很好的群眾基礎,老百姓能走進劇場觀看職業的花樣滑冰運動員的冰上演出,因此他們對運動員和花樣滑冰有更為立體的了解。龐清和佟健曾經主演過冰上劇《羅密歐與朱麗葉》,這是對西方的觀眾來說是一個家喻戶曉的故事,主辦方讓兩位東方運動員來演,觀眾也看得非常投入,可見行業和觀眾對他們的認可。

    在日本,每年約有大大小小近200 場冰上演出,粗略估算,日本冰上演出產業的全年收益大約9 億至12 億人民幣。無論是退役運動員還是在役運動員,或者花滑技能優秀的青少年,都可以編排出精彩的節目,讓老百姓一飽眼福,運動員們也得到一個價值轉化的平臺,青少年也通過演出獲得了鍛煉。

    去日本演出的時候,龐清和佟健經常遇到一位觀眾,他告訴他們:“這段時間我在生活中遇到了困難,看了你們的表演,我又振作起來了,充滿了力量?!彼麄z很感動,特別希望也給國內的觀眾送去力量,可是,在當時的中國,冰上演出太少了,老百姓和運動員之間沒有接觸的機會。

    直到2016 年,龐清和佟健把《愛麗絲夢游仙境》做出來,中國老百姓才看到了第一部我們自己的冰上舞劇,盡管演出場次有限,但場場火爆。

    龐清 & 佟健 | 冰雪情未斷 追夢向未來

    龐清 & 佟健

    困境

    在這部冰上舞劇的創編和演出過程中,龐清和佟健發現了目前國內編創冰上演出的幾個難點。首先,在內容上,國內觀眾的接受度還不太高,國外觀眾能欣賞專業花樣滑冰競技比賽中的短節目,國內的觀眾更喜歡有故事情節的演出。于是,他們在編創環節就把中國故事、中國文化融入到演出中。

    第二個難點是演出人才,國際上優秀的冰上演出的首選演員都是國際賽場上一流的運動員,不是世錦賽前三名就是奧運會前三甲;第二梯隊的演員是長時間活躍在職業演出中的前花樣滑冰運動員,也許他們以前的競技成績不太理想,但一定都是專業運動員出身,通過長年演出積累經驗,他們的節目特別精彩,能把一個健身教練表現得滑稽又真實,同時不失專業水準。

    反觀國內,演員的水平尚在初級階段,演出能力和國際上差距不小。龐清和佟健用自身的國際頂級演出經驗,教他們如何與觀眾互動,讓他們多聽音樂、多看舞蹈表演和國外優秀的冰上演出,從而提高自身的藝術素養和藝術表現力。

    2019 年,龐清和佟健帶著團隊去日本演出,讓花樣滑冰俱樂部的小學員和工作人員也開開眼界,看看好演出到底是什么樣的。第一次看到一流的冰上演出,大家突然理解了龐老師和佟老師經常說的“震撼”是怎樣的感受。

    最后一個難以解決的問題就是場地資源、執行成本和資金投入。目前,國內能凍冰的場館非常少,成本也比較高。同時,想要讓冰上演出持續下去,成為一個產業,少不了資金的投入,大部分的企業還沒認識到冰上演出的商業價值,采取觀望態度。對此,佟健決心多做出優秀的演出,用精彩的作品贏得大家的關注與支持。

    龐清 & 佟健 | 冰雪情未斷 追夢向未來

    龐清 & 佟健

    突破

    2022 年2 月4 日,第24 屆冬奧會在北京開幕。2月11 日至2 月13 日,龐清和佟健帶領花樣滑冰俱樂部的青少年們,為首都的觀眾獻上了一部全新的原創冰上舞劇《WE ARE ONE》,講述了年輕運動員們在兩位教練的幫助下超越自我、相信隊友、團結一心的故事,優美的冰上舞蹈與激動人心的劇情結合在一起,如夢似幻的燈光舞美映襯著演員們輕盈的身姿,讓人們從奧運賽場外走進劇場,近距離感受這項運動的藝術感染力和體育精神。既是送給觀眾的一部賀歲大片,也是用另一種方式為中國冬奧健兒加油助威。

    正值中國春節期間,孩子們都放寒假了,位于北京東部的龐清佟健冰上藝術中心熱鬧又繁忙。每一天,《WE ARE ONE》的排練從下午一直到晚上,另一邊還有青少年花樣滑冰培訓課,早晨一場,下午一場。龐清和佟健去國外演出的比重減少了,從之前的一年能演七八十場到現在每年二三十場,為的是保持跟國際上的交流,不錯過這個行業的前沿變化。

    這對冰上愛侶從最初的雙人滑搭檔變成夫妻,現在又成為創業伙伴,同時升級當了爸媽,兩個孩子一個五歲、一個兩歲半,算起來,他們已經攜手走過了二十多年。創業期間特別忙,佟健從早到晚都在冰上藝術中心,有時候,孩子們都睡了,他還沒回家。龐清把家里大小事都攬起來,盡量不打擾他,讓他少分心。

    這兩年,龐清和佟健在逐漸擴大冰上演出團隊,投入更多的資金在燈光、舞美、道具制作等方面。其實,冰上演出和拍電影有些相似,想要做出精品,不僅要有好劇本、好導演、好演員,還要有資金投入。創業過程中,佟健常常感覺有勁使不上,后來他想明白了,眼前的艱辛是因為自己在從零開始做引導和市場培育,只有等到整個行業發展起來,形成相對完整的產業鏈了,人才自然會成長起來,冰場也會增多,成本隨之降低。

    佟健相信,冰上演出肯定是一個未來的爆發點,“什么時候增長,什么時候爆發,我們不著急,因為我們在整個行業的最前頭,我們的視野和技術、能力都沒有問題,就等著市場的需求增長起來?!?/p>

    花樣滑冰俱樂部里有一個很努力的小男孩,以前他只有技能沒有藝術表現力,佟健讓他參加冰上演出,慢慢地,他從跳完以后振臂高呼開始有了情緒的表達,觀眾再一鼓掌一喝彩,他的自信心也隨之上漲,敢于主動和觀眾互動了,到現在,他已經知道如何在演出中帶動觀眾的情緒了,出去參加競技比賽也更自信了,懂得如何掌控賽場上的節奏,這些都是在冰上演出的舞臺上獲得的。

    龐清 & 佟健 | 冰雪情未斷 追夢向未來

    龐清 & 佟健

    期冀

    2020 年疫情過后,龐清和佟健發起了“花樣滑冰青少年培養計劃”,為花樣滑冰運動培養后備人才,通過專業的鑒別能力,每年選3 到5 名花滑小學員,在教學費用、訓練場地以及師資力量上給予支持,下一步就看他們能否通過選拔進入國家隊,在體系化的培養中向國際一流水準的運動員隊伍邁進?,F在,已經有十六七名學員在這項計劃的支持下進行專業訓練。

    從新媒體到俱樂部,從冰上文化演出到青少年培養計劃,一步一步走下來,龐清和佟健的創業之路越來越清晰了?,F在,他們圍繞著這些項目募集資金,做體育公益、擴大體育人口、增強體育國際交流,隨著疫情向好,他們還想組織各國青少年之間的花樣滑冰友誼賽。

    2022 冬奧會期間,龐清作為花樣滑冰項目的解說嘉賓,用聲音陪伴著觀眾。其實,她和佟健也為本屆北京冬奧會的備戰工作付出了很多,他們多年來一直在配合老隊友—之前的雙人滑奧運冠軍、現在的國家隊教練申雪、趙宏博,為國家隊培養新的對手,建立了一支花樣滑冰藍隊,促使紅隊也就是中國國家隊加速提高。在2019 年中國杯上,紅藍兩隊攜手,首次在男子單人滑項目上獲得亞軍;2021 年世錦賽,在紅隊主力隊員金博洋身體狀況不佳的情況下,藍隊培養的選手頂住壓力,獲得了非常寶貴的奧運會入場券。

    本屆北京冬奧會期間,運動員在賽場上爭金奪銀,龐清佟健花樣滑冰俱樂部的青少年們也在北京冬奧會的賽場下擔任志愿者,面對來自各國的媒體和觀眾,傳遞著中國人熱情、善良、好客和朝氣蓬勃,展示出未來世界主人翁的風貌。

    龐清和佟健創辦的體育文化公司名叫“翼翔”,這兩個字暗含著輔助、輔佐之意,也表明了兩人默默守護中國冰雪運動和青少年冰雪愛好者的意愿。他們最想傳遞給大家的是公司的主旨—“生活其實美麗”,體育不僅給大家帶來健康的身體、良好的心理狀態,也帶來了積極向上的生活態度。技術到了極致即是藝術,花樣滑冰這項運動尤其能給人帶來至真至美的享受。他們相信,在不久的未來,大家會更加意識到體育是生活的一部分,人生充滿挑戰也充滿希望,我們學習知識也享受體育運動,滑滑雪,讀讀書,全方位感受生活的幸福。

    監制:佟宇 / 采訪 & 撰文:Maggie / 攝影:Hiro / 編輯 & 統籌:李祺 / 妝發:史海云、金丹 / 服裝助理:馬敏倩、小徐

    第一次开护士苞
  • <xmp id="swwuw">
    <li id="swwuw"><noscript id="swwuw"></noscript></li><blockquote id="swwuw"></blockquote>
    <tt id="swwuw"><center id="swwuw"></center></tt>
  • <td id="swwuw"><center id="swwuw"></center></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