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swwuw">
    <li id="swwuw"><noscript id="swwuw"></noscript></li><blockquote id="swwuw"></blockquote>
    <tt id="swwuw"><center id="swwuw"></center></tt>
  • <td id="swwuw"><center id="swwuw"></center></td>
  • 中年女演員:海清的自我修養

    演員跟角色的關系其實是一個零升到一百的過程。當你拍完了,這個角色在你身邊就不會再出現了,歸零倒計時,say goodbye。我的忘性比較大,我會忘掉,就離開了。

    中年女演員:海清的自我修養

    海清 

    Q&A:

    你肩膀怎么了?

    海清:睡一覺就這樣了。本來還沒事兒,自己運動運動,就這樣了。

    只是睡了一覺就?你好棒!怎么做到的?

    海清:不光我一個,很多人都這樣,拿一個東西就不行了。

    你的脊柱側彎怎樣了?

    海清:說給我正回來了,但我還是感覺這邊抻得慌,肌肉還得訓練。

    回到我們的正題,如果你和導演意見不統一怎么辦?

    海清:有的時候確實會有這樣的問題,就需要溝通商量,盡量尋找一個解決辦法。不要帶情緒,帶情緒就會不準確。我其實挺沒腦子的,也挺好哄的,我是比較典型的摩羯座,比較講道理。海清開講,我聽了近兩個小時的私教課,收獲滿滿。

    中年女演員:海清的自我修養

    海清

    進去就好好進去,出來就好好出來

    會出不來嗎?怎么會出不來?你要清晰,那些只是戲。當然,演員角色的轉換是需要訓練的。我上大學的時候就會跳不進、跳不出,情志不和。那段時間,我同一天白天演《雷雨》里的蘩漪,晚上演《駱駝祥子》里的虎妞,特別崩潰。

    演蘩漪,整個人從早上開始就陰郁地待在里邊,不敢跟人溝通、不愿和別人交流。無論看見誰我都想:這個人為什么要背叛我?同學老笑話我,哎呀,蘩漪那個鬼在那兒。演完那個以后,我又要趕快進入虎妞那種很爽的狀態。出來以后很痛苦,因為你第二天第三天還得再進去,畢竟小嘛,剛20歲,但也不能給自己找借口,還是沒有經驗。

    這兩部戲體量都很大、很厚重,不是那種輕松的戲,把把都要穿新的鞋。你沒有辦法,只能耗著你的身體。最后終于有一天,我暈倒在舞臺上。我記得黃磊老師跑過來、摸著我涼涼的腳說,海清,你到底怎么了?

    后來蘩漪和虎妞拆成兩天演,或者中間再隔一天,要不就一個星期只演一部,真的就好了一些。等演完以后就全好了。我現在處理這個問題就明白:進去就好好進去,不惦記別的,出來就好好出來,不再想著進去的事兒。

    演員跟角色的關系其實是一個零升到一百的過程。當你拍完了,這個角色在你身邊就不會再出現了,歸零倒計時,say goodbye。我的忘性比較大,我會忘掉,就離開了。

    中年女演員:海清的自我修養

    海清

    今天的理解比當時更加豐富了,這就是歲月帶給你的

    2008年跟拍《王貴與安娜》的時候,導演滕華濤叫我老海,從那以后一直喊我老海。師傅就叫我小海。我沒有年齡恐懼感。First電影節的舞臺上,那次為中年女演員發聲,不是因為年齡,而是覺得現在太多角色的扁平化,真心有點可惜。

    拍《玉觀音》的時候我才二十出頭嘛,對表演能有多少了解?在學校里面學了很多的本事、很多的技術,就很希望把這些東西拿出去用,很希望去實踐。但真正到拍的時候,根本不會想到老師教的技巧,糊里糊涂地就演了。那個時候對世界、對人生、對角色的理解,那時候的表演都是明朗的。就像花一樣,啪的一下子就開了,演得明朗,觀眾看得也明朗。

    如果再碰到這樣的角色,我會怎么演?我不知道哎。我自問,為什么一直比較喜歡演戲?因為每一次都能帶給我一種未知。

    中年女演員:海清的自我修養

    海清

    很小的時候就聽到過這樣一句話:人在40歲左右會有一個改變。我那時候不敢相信40歲是一個什么狀態。等真到了這個年齡,就會發現一些特別平常的事,卻慢慢帶來內心的一些改變。再去看一些戲,突然就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好像表演也可以換一種方式,你突然就認可了那種方式,也不知道為什么就認可了。

    我看自己演的《心居》,有場吵架這樣的戲,就覺得蠻遺憾的,如果一年以后的今天我再演,就不會那么演了。不是說哪一種方法好,而是說你今天的理解比當時更加豐富了,這就是歲月帶給你的。

    年輕時的表演會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會有演得太過、外化得太多或者怎么樣。但讓一個20歲的人演20多歲的角色,它至少是準確的。如果現在回去演20歲的少女,就和要少女去體味40歲女人的心境一樣,會很難。

    我們現在再也回不到少年的那種觀察、那種敏銳、那種天成了。我今天看我兒子小時候四五歲時寫的字,完全是我沒有辦法達到的高度,它的結構太可愛了。

    中年女演員:海清的自我修養

    海清

    只要自己有一點點不太滿意,就會多給一點兒機會

    跟(滕)華濤拍《心居》的時候有一場戲,我老公死了,我一直沒哭出來,突然那場戲就哭出來了。華濤說:“老海OK,你可以了、沒問題了?!钡矣X得還是有一點點遺憾,也不是說不好或者怎么樣,就是覺得好像這場戲我自己沒透。再來一個可能性行不行?

    華濤說我怕你哭不出來了,因為這是一場突然爆發的戲,是需要體力的。我說我們不要想到這場戲是要哭還是不哭,反正已經有一條哭的在那邊了。他說我們是希望突然爆發的這場戲一定是要哭的,我說咱們別有負擔、體驗最重要。

    我真的想從內心打通,而不是你外部所看到的任何我們假想的一個結構、假想的效果。那個外在的東西如果能達成當然好,但有的時候就要相信演員當下的體驗,如果它建立在相對準確的角色維度里,這種體驗其實是很珍貴的。

    其實我跟華濤不需要講那么多道理,我只是跟你講述當時我是怎么想的。我要來第二條,華濤都會保護的。結果第二條哭得比第一條好多了,第二條是非常真誠的。第一條也真誠,但有一些匠氣。第一條奔著一個要哭的結果,第二條就沒有什么負擔。

    中年女演員:海清的自我修養

    海清

    這種感覺未必準,可能這兩個都很好,也可能兩個都不是最好的,只能矬子里拔將軍。最后只有到剪輯的最后那一步,所有鏡頭連貫起來,不一樣的視角和不一樣的維度去看了才能做出判斷。作為演員,前期要多給自己一些機會,除非有時候你覺得這條真的無法替代了,你知道再來幾條也沒有(更好),就算了。只要自己有一點點不太滿意,就會多給一點兒機會。

    如果導演和我對角色的理解不一樣,怎么辦?要溝通。這是一個互相說服的過程,也是一個對角色理解更加深刻的過程。你會聽導演對于角色的認知,聽其他的演員對角色的認知,他們怎么看我的這個角色?因為有時候你看你自己,就會比較不太客觀。最后聽誰的不重要,今天可以聽你的,明天可以聽誰聽誰的。在這個過程里面,你是不是對角色的理解更加準確、更加接近角色才是重要的。

    有個導演叫我做一個處理,我做不到,做了幾遍都做不到,因為我覺得好假。導演說你笨死了。我說我不笨,我師傅沒教好我,你去罵他。師傅正在化妝,站起來說:導演你這樣設計是不對的,沒有演員能做到,這一段臺詞的設計確實不真實……我覺得質疑是好事情,沖突也是好事情,不質疑不沖突,最后演砸了,你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砸的。

    中年女演員:海清的自我修養

    海清

    真正的意義就是,現在很多的劇本標點是要動的

    溝通磨合解開了就好了,你對角色的認知就上了一步。編劇寫很多條線鋪出來,不是每一條線都很清楚。好演員就幫著二度創作,你看不清的我幫你看清,你寫錯了我幫你修正,你寫得好的我幫你保留。我們是給角色加分的,沒有人要給角色減分。那些好的編劇,他們能看到你給角色添上的分數,能看到自己身上的不足。我就碰到一個編劇很好,他就說:我忘了、寫錯了。

    《平原上的摩西》有一場《獵人日記》的一場戲,我看了一遍原著,沒有找到編劇雙雪濤寫的橋段,我就蒙了。硬著頭皮演完后,我跟導演說:“你有機會幫問一下怎么回事,我的那段臺詞,我沒有在《獵人日記》里找到?!睂а菡f好的,沒事,這一段還會重拍的,因為那天光不是很好,我們要重拍的。特別逗,導演回來跟我說:“我跟雪濤溝通過了,雪濤說我寫錯了,你們改吧?!蔽矣X得編劇太可愛了。但是慘的是我們后來沒有重拍,就按那個橋段走了。溝通的過程,不是為了證明誰對誰錯,溝通的過程,是對這個東西更加了解的一個過程。

    我覺得我特別幸運,我第一部正兒八經的電視劇就是《玉觀音》,海巖老師的劇本拿到手上的時候,他的標點都不用改。你可能不太懂這句話真正的意義是什么,真正的意義就是,現在很多的劇本標點是要動的?!峨p面膠》的那個戲同樣是遵照劇本演的,當年六六那個劇本也是真的好好。

    現在很多編劇寫了很多的東西,但只要你仔細往里面、再往深了走一會兒,你發現他的斷句和標點是需要改進的。因為他們寫的時候只是語言的邏輯,沒有想到角色的邏輯、深層思維的邏輯。如果兩者不貼合,劇本的標點就是要動的。你經常會發現,我演繹臺詞的時候,我的斷句和原來劇本上的斷句是不一樣的。但海巖老師的劇本,他的臺詞呈現出來的味道已經能看到那個人物的形象了。我記得有一個倒裝句,具體是什么我忘了,就類似于“吃了嗎?”,一定要按照他的那種倒裝的說法,角色那個跩跩的樣子才能出來。

    看到好的臺詞就覺得很過癮,六六的《雙面膠》也是這樣,原生臺詞,一個字沒動,不需要改。我記得“蝦皮”那場戲,“他那么喜歡吃,它特別有營養,以我對你媽的了解什么的,還能再炒兩盤菜什么的” 這些好的臺詞,你把它說出來就對了。

    中年女演員:海清的自我修養

    海清

    《心居》里的好多臺詞,也像土里長出來的,本幫上海,米(味)道老好。

    如果非要用什么東西來幫助自己入戲,只能說明自己不是很喜歡這個角色。我們拍李?,B的《隱入塵煙》,為女主設計了一些殘疾。但它不是幫我入戲,是幫我建立更強的形象感,讓主人公身體可憐、柔弱的那一面更加準確地外放。

    我應該給你看我那時候的眼神,開機剛扮上(妝)的我,眼神是僅僅體驗生活一個月后的眼神,還是一個女演員的眼神:好奇村子里面的一切,欣喜開心。

    那段時間,我天天在村里溜達,找形象。劇本里的人物只是手有一點點抖、走路有點慢,在鏡頭畫面里的構成,還不足以讓觀眾那么心疼她。直到我看見一個奶奶走過去,她的膝蓋是僵的,走每一步都僵,很僵很僵,我終于找到了那種走路、動作慢的艱難感。沒事兒就老去她門口溜達,后來也跟老奶奶搭上話了??墒俏野l現她手不抖,我還要去找一雙顫抖的手。其實那時我們都已經拍了一半了,但我覺得我手抖得還是不好,就繼續在村子里溜達。終于,一個編席子的爺爺,他是抖的。

    編席子干活兒、專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他的手不抖。等干完活兒,抽上煙,整個人放松了,手就開始抖,緊張的時候他也抖,我跟著老爺爺一點點學。終于,開機后的第七天,我覺得那個角色的心,我夠得上了。雖然已經蠻晚的,但從那天起,我的眼神就變了。不是剛剛開機時那個普通女演員的眼神,已經是農村婦女曹貴英的眼神了,這些都是慢慢你去尋找來的。

    那天拍了一場戲,我跟搭檔坐在廣場一堆人群里邊,我助理來找我,居然沒找到??粗哌^去,我伸手拍了她一下腿,我說我在這兒呢。她說,“啊,我沒看著你?!彼矣卸嗍彀?,跟了我兩年。我覺得我們倆眼神都對上的,她一定看見我了,而且我天天穿這身衣服,天天圍著那個頭巾。我說,你真的沒看見我?她說:“真沒找著,我以為是小姨,或者誰坐在邊上,就沒在意?!蹦且话?,我確定我可以(演好)了。

    中年女演員:海清的自我修養

    海清

    他們的事情我不去考慮,我肯定演不好

    這么一個流量時代,很多人沒有這個時間,也沒有這種興趣去更多地深入體驗角色的生活,就真的會演不好嗎?我不知道,他們的事情我不去考慮,我只考慮我自己,我肯定演不好。

    那段時間我手機關了,爸媽也找不著我。我跟他們說你要找我,就給我助理打電話,我是要全部進去的。待在角色里面的那十個月,好喜歡、好舒服。我干嗎要出來?我不需要出來,出來就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等殺青徹底出來回到城里,從很喜歡的黃土地回到文明世界,我就有點恍惚、有點暈、腦子有點銹掉了。當時記者來問的所有問題,對我來說真的是問題,我都聽不懂。

    中年女演員:海清的自我修養

    海清 

    表演修養課 延展教案:

    延展1:你的角色準了,對手才能幫你為這場戲加碼

    《小歡喜》里,我跟周奇說“我不是你媽”那場戲,那是即興的。如果對手上來準,一部戲的百分之五十就把住了。你的角色準了,對手能幫你為這場戲加碼。但對手準,你馬上也準了,不是這樣的。有時候對手越準你越慌:對手已經在人物里面了,你自己還是找不著,該找不著還是找不著。對手越準,你越肝兒越顫,因為你知道自己還在搖搖晃晃,它是兩個系統。具體的問題要具體分析,你自己不準,可以通過跟對手的溝通交流,慢慢建立準的渠道。

    延展2:不能說為了變要變,得考慮到這場戲有沒有變的可能性

    如果這場戲我們三個人還是吵架、互撕,要不要換一個花樣?怎么撕得高級?之前別人用千萬種方法撕了。第一種方法、第二種方法、第三種方法別人都用過,第四種方法沒有人想過,但是還要準確哦,你所有的東西都不能拋掉準確這個標尺,在準確的前提下才能出新。我覺得求變是對的,但求變的前提是角色和戲劇的準確。不能說為了變要變,得考慮到這場戲有沒有變的可能性,會不會變得更好?

    延展3:為什么要把親生的孩子給扔了呢?她自己活下來都難

    很多的時候,你會覺得這個角色很奇怪啊,簡直不能理解。比如她為什么要把自己親生的孩子給扔了呢?那是一條命啊。但在那個年代,她自己活下來都難,把孩子扔掉,生幾個孩子都賣掉,這都是命。所有的這些,你要多參照。如果你每次都從自我有限的經驗出發,你的角色就會狹窄,你理解的你就能演,你不理解的就不能演,我小的時候就這樣。但是現在,我不理解的我也能演,因為我知道每個角色都有她存在的道理。

    延展4:我說得出這話嗎?她的行為真的是對嗎?我能演出來嗎?

    有的劇本看上去覺得挺好,但當你演的時候就發現不對,好多話或者其他的什么都不對。后來經歷得多了,慢慢懂得怎么看劇本。接戲之前,每一場都當真的來一遍:我說得出這話嗎?她的行為真的是對嗎?我能演出來嗎?噢,還可以、挺好,能演嗎?能演。

    有的時候你會看到一個劇本很好,但你知道你演不了那個角色。我打個比方,你看到外面一條裙子,裙子特漂亮、外套很華麗,但穿你身上就不合適,你得了解自己的身材比例才行。

    有的角色當時你覺得能演,但演的時候特別費勁,跟角色沒長到一起;也有的角色看上去不怎么樣,就像有些衣服,設計很普通,但你拿過來后卻演得很好,你讓這個角色熠熠生輝了,這都是慢慢琢磨來的?!峨p面膠》這樣的劇本拿過來,我肯定能演好,想都別想。

    延展5:你不能放棄 不能渾渾噩噩地活著

    演員的成功99%靠的是天賦,就是上天給了你一把鑰匙,《霸王別姬》里不是有句話嗎—老天爺賞飯吃。如果一個人有天賦,也愿意在天賦上努力才可以成功。我兒子有表演天賦,有時根本分不清他是在演戲還是真的??扇绻幌矚g,就不會在上面努力。

    前兩天他追問我一個問題,他說,媽媽你那么小就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七八歲就開始決定要演戲,但我現在這么大了都沒有理想,怎么辦?我就跟他講:“一個人跟理想遇見的時間是不一樣的,有的人就是會比較晚。不管怎么樣,哪怕到了40歲、50歲、60歲,你都要繼續找,不要放棄。你不能放棄,不能渾渾噩噩地活著,用一個苦苦的工作來維持?!?/p>

    中年女演員:海清的自我修養

    海清

    下課鈴響

    我們往屋外走,她揉著自己的肩膀送我出來,邊揉邊說:“以前看別人作品總是覺得這個地方不好、那個地方不好?,F在看的話,就覺得她們演得真好,我可能做不到。人慢慢成熟以后,就能處處看到別人的好,我覺得做到這一點不容易?!?/p>

    謝謝小海、老海、謝謝海老師,謝謝責任擔當的中國好演員們,你們辛苦了。

    監制=司司司、攝影=尹超(Super Studio)、化妝=卜柯文、發型= 張宸碩、編輯+造型=eko、雜志制片=劉海倫、文字=吉波、服裝助理=彡卜

    第一次开护士苞
  • <xmp id="swwuw">
    <li id="swwuw"><noscript id="swwuw"></noscript></li><blockquote id="swwuw"></blockquote>
    <tt id="swwuw"><center id="swwuw"></center></tt>
  • <td id="swwuw"><center id="swwuw"></center></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