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swwuw">
    <li id="swwuw"><noscript id="swwuw"></noscript></li><blockquote id="swwuw"></blockquote>
    <tt id="swwuw"><center id="swwuw"></center></tt>
  • <td id="swwuw"><center id="swwuw"></center></td>
  • 林子量 | 用獨特,譜寫時裝與珠寶的碰撞

    7年來,癡迷于古老文化的林子量在他的藝術領地里,將深潛于心的自由和執著通過時裝和珠寶設計一一展現,在藝術上的大膽創作承載著他對北歐神話的敬畏之情。林子量的作品中幾乎找不到同屬于這個時代、被大眾所熟知的藝術記憶,他跳脫出“花鳥魚蟲草”的創作領域,走進了鮮少有人進入的另一扇探索遠古時代的神秘大門。

    林子量 | 用獨特,譜寫時裝與珠寶的碰撞

    林子量的工作室位于北京三里屯附近的一所公寓里。在這個200 多平方米的空間里,幾乎每一件物品都是定制的。小到一個擺件、一個玩偶,大到衣櫥衣柜;而從這里“走”出去的東西,也都是因定制而生的——那掛滿一個走廊和兩個房間的高定服裝,占據了這里的大部分空間;藏匿在苔蘚叢中的珠寶,與他設計的時裝構成了天然又神秘的和諧。

    沒錯!是林子量打造出這樣的和諧感,這里的每一款珠寶、每一件時裝都出自林子量之手。這個出生于1994 年的年輕設計師,年少時沉浸在古老文化中,盡管很多人認為,現存的北歐神話只是一副軀殼,但依然能代表斯堪的納維亞群山的質樸和雄壯。林子量感受到這種雄性力量的同時,也在《北歐神話》一書關于善惡的橋段中,因那句“自以為人性本善的人,往往會認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行事肆無忌憚。而認識到人性本惡的人反而會對自己的言行有所節制”無法自拔。不是每一個論斷都需要用事實來辯駁,但對于處在年少輕狂階段的這位年輕人,他要堅守自己的“認定”,他的認定里,有著對古老文明的崇敬和思考。

    當林子量開啟了藝術創作之后,在他的“設計版圖”中,他大膽地將“崇尚自由獨立、勇于撼動世界的精神”融進了作品里,于是,便有了現在我們看到的這些時裝和珠寶,用他的話說:服裝是他的鎧甲,珠寶則是體現他獨特人文精神的一件件盾牌。

    把英雄夢想融進珠寶創作

    要追溯林子量創辦的Atelier RaySalenteya 定制品牌的故事,怎么講都繞不過2013 年那個重要的時間點。

    那一年,林子量以占卜探索者的身份被媒體和大眾認識。當時只有19 歲的他,因為此前受到北歐神話的影響,讓他對西方神秘學非常癡迷,同時也讓他將未來的發展重心落定于此。這是他人生中經營的第一份事業,在這個過程中,他收獲的不僅是外界的認可和豐厚的收益,還有對同樣高深的商業規則的思考。盡管他涉世未深,他品嘗到了一些成功的意味;盡管他不過才經歷了人生中的成人禮儀式,但他已經創建了品牌、成為了獨立法人。

    于是Atelier Ray Salenteya 以林子量想象的樣子應運而生。這個高定時裝品牌創立的初衷是想借“衣服”這個媒介,來將林子量心中對遠古文明的探秘表現出來,那些隱藏于歷史以及傳說背后的獨特文化通過感官上的美學設計展現,讓人們能夠關注到林子量通往藝術夢想的奇幻旅程。

    在藝術之路的起步階段,林子量選擇的表現主題并不尋常,這種開放性的創作讓他感知到前人所給出的經驗:藝術永遠不該被人所限。所以那些觸到天花板的成功典范似乎也不能影響林子量的探索之心?!霸谖铱磥?,任何一種藝術門類都要有源源不斷的創新加入進來,以珠寶為例,全世界看到過JAR 的設計作品的人,都會為他的設藝術詣驚嘆,他開創了一個全新的設計領域,這也讓傳統的自然靈感再度成為了一種新的風潮。JAR 的風格影響了珠寶設計師。后來就有很多人以此為設計靈感,努力加入自己新的元素和工藝,這樣的過程成就了很多從業者。我欣賞這些作品的同時,總覺得我是可以把我的靈感融入到設計中,恰巧我的想法與行業前輩們的作品是完全不同的方向。這個世界如此廣袤,有太多值得創作者去創作的,而我愿意遵從意愿,做出一些留給自己成長的作品?!?/p>

    作為藝術設計門類的新人,林子量的言辭是經得住推敲的。甘愿摒棄被市場檢驗過的、符合大眾審美的作品方向的設計師并不多;他也明知唯美的時裝和珠寶是順應這個時代的產物,拉回到終端市場,消費者真的愿意為那樣的設計買單,但在林子量的心里,他始終割舍不掉的是通讀了十幾遍的《北歐神話》帶給他的成長的力量和影響。年少時,那句關于善與惡的名言總是浮現在他的心里,他試圖通過自己的設計來辯證地將它演繹成設計主線的思想?!懊恳患髌吩谠O計之初,我總會想,看似善惡之間是水火不容的兩方陣營,但是,從天地初始開始,究竟什么才是善惡并存而生的物種?這一點和我們的祖先們發現的道理是相似的,世界上的萬事萬物都具有性質完全相反的屬性和特征。所謂善惡同在,本就是一體兩面,無法分割。似乎我的思考方式無法從那些神話中脫離出來,所以,它成為我思想表達的一個出口,它的起點屬于我、屬于創作者本身?!?/p>

    在Atelier Ray Salenteya 品牌里,最先起步的是禮服設計,同樣是禮服,林子量摒棄了人們一味追求的仙氣感,一點不意外地把神話感展現在產品的系列里。衣服既然是載體,他希望讓單品承載的東西更多一點。

    正如林子量所說,在同屬于服飾和珠寶的品牌Atelier Ray Salenteya 所構建的設計美學當中,他以有寓意的神話故事作為靈感基礎,在研發作品時將其結合其中,不斷地拓展工藝上的種種可能;在全新工藝與當代美學的支持下讓它們彼此影響,彼此關聯,一件又一件飽含意境的時裝被塑造出來。它們垂放在衣架上,那些閃亮的繡片都是林子量親手縫制出的藝術品。那成片的閃亮已經不再是對衣服的點綴,它們就是主體,構成了全部的和諧和神秘。透過這些時裝作品在現實當中的完整呈現,人們的思緒得以在虛幻與現實當中來回穿梭。

    要用自己設計的珠寶搭配自己的“高定”

    年輕的林子量的事業立足在國內,但他也為自己創造著進軍國際的機會。4年前,他將自己的高定時裝帶到了歐洲市場。在等待被檢驗的時候,他突然意識到:要用什么樣的珠寶來搭配Atelier RaySalenteya 的禮服呢?

    沒有經歷過任何珠寶設計學習的林子量曾經是個珠寶迷,他愿意為那些國際一線的珠寶品牌買單,也欣賞那些傳世百年的作品中所留住的歷史。但同時,他也清醒地告訴自己兩件事,首先,能夠讓Atelier Ray Salenteya 的時裝和珠寶達成和諧統一的人只有他自己;其次,即將出自Atelier Ray Salenteya 的珠寶作品,不在過去的風格痕跡里,它們一定屬于要去開創的未來。

    “2018 年, 我開始為我的時裝設計珠寶。其實,任何人都可以做設計師,更重要的是作品到底有沒有在講故事。這個故事和設計師是完全相關的,和設計師的精神體系是完全相關的。有的珠寶太‘時尚’化了,失去了匠心。我癡迷于新藝術時期的藝術作品,那個時代的人似乎比現代人更富有創新精神,更愿意投入時間精力打造有神韻的藝術品。我被他們的精神打動,因此我也希望,每一件出自Atelier Ray Salenteya 的作品都是有故事的藝術之作?!?/p>

    這個愛冒險、愛思考的執拗的年輕人,將他的珠寶創作靈感源泉鎖定在神話傳說的寶藏之中。但珠寶和時裝畢竟是千差萬別的設計門類,和時裝比起來,留給林子量在珠寶設計上的“空間”實在有限,他習慣了用各種異型的繡片和各種天然的、少見的材質進行創作,但珠寶的局限性太大,能夠選擇的材質也很有限。

    “我當然知道名貴寶石對于珠寶作品的價值,但并不是每一件能夠畫上驚嘆號的作品都是因為寶石本身。而在現實情況中,能夠匹配我的設計的原材料根本就不是那些被標好價格、打磨完美的名貴寶石,相比之下,它剛從礦口出來時的樣子更能打動我。這時候就需要去各個礦區,或者人托人地去找到我所需要的那些別人看起來稀奇古怪的石頭,然后不斷地試驗、塑造以及破碎、調整之后,最終呈現在我的設計里?!?/p>

    對于很多人來說,可能在應對挫折的時候會精神緊繃、備感壓力,但于林子量而言,挫折是一種特殊的調劑,他時時都會“自討苦吃”,因為他覺得自愿碰壁是一種前往探索之旅的必經過程,這個不斷經歷前進與碰壁的交替的過程,讓他在珠寶設計的探索中,詮釋出作品的同時也詮釋了他個人成長的意義。

    “JAR 始終是我心目中神一樣的存在,他的作品材質都很昂貴嗎?當然不!JAR的那幾件以鋁為主材進行創作的作品足以證明這一點。但這并不妨礙他站在全球高級珠寶設計師的頂端?!彼?,當林子量進入珠寶行業之后,他也陷入究竟什么才是高級珠寶的思考之中。經過幾年在創作中的探索之后,他給出了自己的答案:獨創性的設計、不斷去顛覆的工藝以及盡可能名貴的寶石。這三者的順序不能混。

    在珠寶設計領域,林子量算是一個新人,從2016 年至今,他的設計主題始終圍繞著他所癡迷的古老文化,每年只有不超過20 件作品出爐。在以往的作品中,古法貴金屬鏨刻、寶石雕刻、空窗琺瑯、3D 打印以及鈦金屬工藝都被他運用到夸張的設計中:“每一件看起來和諧的珠寶作品,其實都是選對了的一種工藝挑戰?!?/p>

    未來,他會繼續在他的珠寶創作中演繹史詩和文化,此刻他醞釀已久的2022 年全新作品正在制作中,這一次引領這個故事的,將是他在古老文化中遇見的那種尋求自由的精神。

    我追求時裝+珠寶的和諧感

    從時裝領域進入珠寶世界,這其中哪部分是你經營的重心?

    林子量:這兩者一定是并駕齊驅的,不存在孰輕孰重之分,因為不管是我的高定時裝還是珠寶,都很難做到量產的商業化模式,換句話說,我的時裝和珠寶是一個整體,它們在共同演繹當季的一個故事,這種和諧感讓我不能輕視任何一方。

    那么在兩種載體的藝術創作時,你通常會用哪種方式來呈現最初的想法?

    林子量:手稿還是需要的,我畫手稿分兩種,一種是藝術的,一種是細線條。我從不畫1:1的稿圖,因為很多高定時裝的繡片是我親手縫制的,在制作的過程中會有很多臨時起意的隨性發揮,所以過于精準的稿圖會成為對我的限制。至于珠寶,我基本會給每一款設計出2~6張圖,第一張是初稿,我稱它為“變形稿”,看這塊石頭有什么可能性,可以如何去體現。第二張是定稿,畫基礎的框架與廓形,確定寶石以什么形式呈現。第三張就是我們所說的設計稿,展現作品的色彩與工藝。第四張畫一些花紋與細節。最后兩張就是產品的背面圖以及更為精細的細節展示。珠寶的每個角度、每個切工、每個對頂都沒有那么簡單,它是一個三維的實體加上更多維度的、轉化了思想做出來的東西。

    在珠寶設計上,因為作品的別樣性,是否在工藝上也要區別于當代被廣泛應用的傳統珠寶?

    林子量:說到工藝,我喜歡在每件珠寶中體現兩種工藝,一個是來自于過去的,比如像古埃及、古羅馬時期的工藝;另一個是來自于未來的,比如鈦金屬、鋁合金、白金鍍彩漆。

    編輯:尹璐 / 采訪、文:尹璐、儷鄴 / 協助:綦晨宇

    第一次开护士苞
  • <xmp id="swwuw">
    <li id="swwuw"><noscript id="swwuw"></noscript></li><blockquote id="swwuw"></blockquote>
    <tt id="swwuw"><center id="swwuw"></center></tt>
  • <td id="swwuw"><center id="swwuw"></center></td>